Saturday, March 04, 2017

四重奏 7

本集一開始回到上集有朱去偷卷姐的小提琴之前,原來她原本是和家森去找藍松果猴子


有朱問家森:酬金可以歸我嗎




家森:不行耶~(幸好沒被女色沖昏頭腦



有朱說你這麼需要錢為什麼不賣掉自己的中提琴呢



有朱:樂器都很貴吧
家森:我的不貴,卷姐和別府那個就是貴價貨



就是這裡有朱起了偷卷姐的小提琴的念頭


一不小心家森滑下坡了 XDDDD



整個人都畢直的在滑,好好笑 XDDD



還轉向了 XDDD




然後有朱這時撿了家森跌了的錢包,裡面有別墅的鑰匙,可以去偷小提琴了~


家森滑了下去還立刻站起來裝作沒事的樣子在看遠處,好像剛剛滑下去是刻意的 XDDDDD



死要面子的 XDDDD 什麼剛剛嘗試了快速下坡,明明就是腳滑好不好 XDDDD



虧你真的能快速上來 XDDDD





然後有朱要去偷琴了,再見~



再滑 XDDDD









還被滾下去的籠子K到頭 XDDDDD




這場太好笑了 XDDDD
家森太可愛 XDDDD
本集滑滑樂全由家森承包



然後劇情就接回去上集最後有朱偷潛入別墅被幹生發現然後還被掉下樓了



可是原來

以下爆雷






有朱沒死!!!




怎麼能沒死呢!勾引我家家森必須死!!!





好吧發洩完了


因為有朱走了去偷琴,剩下家森一個在雪地的荒山野嶺到處找猴子

走著走著撿到一塊木牌




想要一個人時要吃什麼cake XDDDD 為什麼荒山野嶺會有這種東西 XDDDD



家森眼珠轉動想了一下(萌



然後回去後面助跑 XDDDD



衝過去一腳踢飛木板 XDDDD




答案是hot cake XDDDD



然後別墅那邊發生了很多事,簡單來說就是卷姐回去了發現幹生殺了有朱,然後打算和他一起去水壩棄屍,可是幹生不想連累卷姐,自己駕著Doughnuts Hole的車載著有朱的「屍」去了(有朱其實是裝死),還打算棄完「屍」後自己跳下水壩自殺,卷姐唯有駕著Nocturne的餐廳車去追(有朱駕去別墅偷琴的時候泊在那裡的)。幹生去到水壩後下車去視察時,有朱起來駕了Doughnuts Hole的車逃走了,遺下幹生在水壩;卷姐從後趕上,看到有朱駕著Doughnuts Hole的車,然後和有朱交換了車。最後有朱駕回自己的餐廳車回去找家森,卷姐駕回Doughnuts Hole的車去找幹生


(真複雜,難怪彈幕裡的人都紛紛說坂元本集放飛自我了 XDDDD


然後都已經沒人記得別府還被困在倉庫裡了 XDDDD





回到雪地的荒山野嶺家森一個人在走著,可憐的家森



這時有朱回來了,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 XDDD 姐聽說妳還剛被人從二樓掉下呢,完全絲毫無損是怎樣?《Unbreakable》嗎




有朱要家森確認她一直在找猴子,製造不在場證據,好狡猾



家森:嗯⋯⋯心裡OS:恐怕我不答應的話妳就不會車我回去吧⋯⋯




家森真是被女色沖昏頭腦了,明明剛剛還被棄掉在荒山野嶺,然後這頭就和棄掉你的人唱歌跳舞歡樂歡樂的,好有病 XDDDD



開心到小雀在旁喊他也完全聽不到 XDDD 小雀聲嘶力竭的 XDDDD





白痴 XDDDD



而小雀乘著的士本來是要去找卷姐,最後在便利店找到了,但卷姐不肯和她回別墅,卷姐要和幹生回東京,小雀好傷心,一個人回別墅,家森在吃茶漬飯(笑


吃貨大萌



然後本集家森萌點:他坐椅子時也是跪姿呢!!!好萌!





然後小雀拿了大提琴出來拉著《Both Sides Now》,家森一聽就知道小雀不開心了(所以家森是喜歡小雀的沒錯




小雀哭顏好美





我第一次知道Joni Mitchell《Both Sides Now》這首歌是當年看《Love Actually》時其中一個女主角發現自己的丈夫出軌,她房裡迴盪著的就是這首歌


小雀這時的心情應該也是一樣吧,卷姐要幹生不要我 :-(


百合大法好 :-)



而家森心裡推斷小雀不開心的原因應該是卷姐和別府都不在家,可能一起去了吃壽司,所以小雀呷醋,之類 XD



對,別府還是在倉庫裡 XDDDDD




另一邊廂,卷姐和幹生回到東京的家,重拾舊時的回憶




原來第一集裡卷姐扮露體狂的梗是這裡來的。原來看丈夫扮露體狂是他們的夫妻日常情趣。輕輕地埋了梗





然後卷姐和幹生一起吃闗東煮。一如以往,卷姐和幹生吃飯時會聊起自己的朋友


偷偷說家森壞話 XDDD 太惡劣了 XDDD



卷姐扮家森的語氣扮得好像 XDDD




把咖哩一晚吃掉還是有理論,不愧是家森(笑




然後卷姐扮小雀也好像!!! XDDDD



就這樣家森和小雀鬥嘴,別府就出來調停



還模仿別府捲袖子 XDD





卷姐把他們三個傢伙形容得活形活現呢~




可是歡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又係時候講拜拜。幹生要和卷姐離婚,然後去自首(因為他離家出走時犯了盜竊)。他們互相道謝,謝謝對方曾給過自己的快樂回憶。這場松松子演得好




送了幹生去自首後,卷姐終於想起來了,要去倉庫救別府 XDDDD 慌了一整天的別府,卷姐找到去時別府已經把衣服捲成背心了 XDDDD





終於回到四人吃飯的日常生活,今集吃大阪燒呢~(好美味!!!



家森說卷姐家裡吃大阪燒配飯太有豪門的感覺了 XDDD



對了,不能再叫卷姐做卷姐了,因為卷姐已經離婚了,用回舊姓早乙女。家森說由姓卷變成姓早乙女有幼魚長大成人的感覺 XDDDD 什麼廢話喇 XDDDD



卷姐說(我還是改不到口 XDDD)不要叫我早乙女啦,叫我的名字真紀就好。因為真紀和卷的讀音都是"maki",家森說那不是和以前一樣嗎 




難得改回了自己的姓但還是叫回Maki,這好像倒帶一樣捲回去了。家森這裡輕描淡寫食字gag XDDD


默默地等待有人笑,可惜沒人理他 XDDDD




唯有再重複一遍 XDDDD



還是沒人接,再重複 XDDD



還是沒人接,這次刻意望著別府再重複 XDDDD





家森好煩 XDDDDD 但我有懂你啦,這集好多細節都像倒帶一樣捲回去了。包括真紀和幹生互相脫下婚戒,像在倒帶互帶婚戒的一刻,最後大家都回去了沒戴婚戒的單身狀態了


還有有朱在水壩駕著Doughnuts Hole的車向後溜,像是在倒帶回到去偷琴之前,然後偷琴之後發生的事包括被掉下樓被棄「屍」什麼的像全部沒發生過一樣



我是懂家森的啦!!! XDDDD




不過真紀以後拉琴前就不能做換婚戒那個小動作了啊~




就這樣了。下一集開始完結篇,單相思的男女。別府單戀真紀,小雀單戀別府,家森單戀小雀,那真紀會單戀回家森嗎?到底還有誰在說謊?好期待呢~



最後送上《Love Actually》那一場的《Both Sides Now》給大家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