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2, 2017

四重奏 4

家森之卷了!!!好激動好激動!!!原來我今集截了165個圖!!!是上篇的兩倍多!!!史上最多!!!

(也太多了吧 XDDDD


這裡看不到因為全都疊在一起 XDDDD



朋友說看我今集如何避雷 XDDDD 來吧!!!我完全做不到 XDDDD



未看的朋友就不要看下去了 XDDDD





今集由四人日常相處小趣味開始




因為早上沒有人起來扔垃圾,所以後院堆滿了

平時只有別府一個人會扔(畢竟是自家的房子),其他人都依賴他完全不扔(太壞了 XDDD),別府生氣了,提議其他人也扔一扔。就小雀吧





「早上起不來」 小雀我完全懂妳(點頭



別府:但是晚上不准扔啊,居委會的人發現會懲罰的
小雀:那給垃圾包上迷彩布就不會被發現了
別府:那垃圾車也不會發現了!!! 



垃圾們就要經歷捉迷藏無法被人找到的悲傷了 XDDDD



在意垃圾會悲傷的別府好可愛 XD



這時家森挺身而出站在小雀前面,以為他那麼man要代小雀承包扔垃圾⋯⋯






原來是要問別府拿零用錢因為打工被炒了 XDDDD




別府都生氣了 XDDDD 你們明天一定要扔到!!!





生氣的別府好可愛呢~



所以也完全沒人怕他 XDDD 第二天還是沒人去扔垃圾 XDDD

當別府又要爆發時,其他人都不鳥他逃回室內去,只有家森好心開門讓他進來 XDDD(善良的家森,果然好安答




別府乾脆把垃圾都搬到室內,讓大家都受不了吧!!!同歸於盡!!!




果然還是家森最關心他 >__< 拉別府回來吃飯

這裡單字「飯」好可愛,像小孩 >__<



卷姐最黑!!!提議將垃圾搬到別府房間!!!XDDDD 虧別府那麼喜歡妳,好可憐 XDDDD SM的組合 XDDDD






這時疑似黑道大叔來找家森,還將家森的中提琴脅持了,威脅家森要交出女人



家森不住大叫好心痛 >__<




疑似黑道大叔走時看到房內的垃圾自願幫他們扔了 XDDDD




別府好感激 XDDDD




才不是好人呢 XDDDD 別府可否不要將幫你扔垃圾的都當做好人 XDDDD






所以人家大叔真的沒把你踢下階梯嘛,沒毁你容應該算是好人吧






家森這裡假笑再一秒轉回撲克臉好可愛







家森請大家進房一起聽他講解來龍去脈



小雀不要把廁所拖鞋也穿進來!!! XDDD


但小雀就這樣放在紙箱上面 XDDD





然後小雀每次開始聽家森說話都會忍不住笑 XDDD





原來那女的是家森前妻。家森原來結過婚,有一個兒子






這裡排比句好神,要截一下
「結婚是地獄,老婆是食人魚,結婚症是death note」


回想起第一集卷姐說夫婦就是可以分開的家人,有點微妙




說到這裡望住卷姐,家森不覺意停頓了一下,有暗湧(待會就知道了







家森還是發現了小雀把廁所拖鞋放在他的紙箱上 XDDDD 憤怒地扔出去 XDDD






簡單來說就是家森的前妻和他離婚後搭上了個二世祖,然後兩個人和孩子私奔了,二世祖的爸爸派部下去找他們,找到一生的身上,然後拿了一生的中提琴威脅他供出他們的位置。而其實一生是知道的,線索就是他當年留給兒子的小提琴被前妻用宅急便退回給他,提單上有寄出的便利店位置,憑藉便利店位置可以找到兒子的小學,找到兒子就找到媽媽也找到二世祖了,以上




出發去找兒子了。富爸爸部下大叔跟著

因為輕井澤太冷了,大叔都患了感冒,要吃成藥,可是他混了古古力一起吃,添了幾分可愛唷大叔 XDD





等待兒子放學,家森不自覺吹起口哨來,小雀問他將要見到老婆好緊張吧




其實家森吹的是《雅克弟兄(Frère Jacques)》(即是粵語版的《打開蚊帳》),是他教兒子拉的小提琴的歌。家森是因為快要見到兒子而緊張的 >__<




然後家森回小雀一堆前妻的壞話,訴說她如何不可理喻,小雀一矢中的,說其實不是前妻不可理喻,只是你很龜毛啊家森





家森到學校門外等兒子,好緊張 >__<




一生穿這件牛角扣大衣好好看,好想買一件和他情侶裝 >__<




終於見到了 >__< 很久不見的兒子 >__<




因為兒子沒什麼反應,都怕兒子認不得自己了 >__<





想抱抱他想摸摸頭都怕動輒得咎要小心翼翼 >__<







抱起兒子就想哭了。可以來和爸爸一起嗎 >__<






這場一生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反應都徘徊在想哭邊緣 >__<




然後前妻和二世祖駕到,一生就這樣抱起光大(兒子名)跑了,小雀和他們在遠處看著莫名其妙 XD






小雀也跟著跑,好開心 XDDD




家森這時在想什麼呢






家森和小雀帶著光大回家,別府和卷姐問發生什麼事,小雀說「拐騙小孩」 XDDD






又回到了輕鬆吃飯日常,家森的龜毛煩膠病又發作了,看著其他人吃竹筴魚淋醬油而不是淋sauce就覺得不爽 XDDDD






光大教育返爸爸轉頭 XD





光大好乖 >__< 教育良好,果然跟媽媽沒有跟爸爸是對的 >__< (對不起了家森





被兒子教育返轉頭,家森唯有也嘗試一下



大家都在鼓勵他 XDDD(其實是反諷吧 XDDDD




還是不行 XDDD




還要指定的伍斯特醬,真煩 XD





哄兒子睡覺,光大一句:



嗚,忍不住了




父子互相都很想念對方




於是家森向大家提議,他要退出四重奏了,去和前妻復合,為了兒子






正所謂一講曹操曹操就到,前妻殺到來找兒子了,家森嚇得躲在廚房 XD







為了協助家森和前妻復合,卷姐為家森說盡好話,將家森之前講的壞話全講反了 XD






「結婚是天堂,妻子是赤鮭,結婚症是dragon ball」


「結婚是地獄,妻子是食人魚,結婚症是death note」

完全有對上啊! XDDD 好工整!對穿牆都甘拜下風,卷姐好野 XDDD




家森此時也出來搭嘴 XDDD











把妻子比喻為各種魚真的有討好的作用嗎 XDDDD





家森於是要求復合,為了孩子。以為茶馬子(前妻名)會答應,可是她一矢中的戳穿現實









沒戲了





可憐的別府還特地開了1984年他出生年份的紅酒給家森慶祝復合。可憐的紅酒






這場還有個小細節。就是家森先是發現茶馬子穿了廁所拖鞋,於是叫她不要穿(家森討厭別人穿著廁所拖鞋在廁所以外的地方,一貫的龜毛),然後他在勸茶馬子復合時自己卻刻意穿了,因為他想起自己如果不是那麼龜毛的話也許會更受歡迎,嘗試改一下自己的缺點。可惜還是沒戲





第二天富爸爸部下大叔(他的代號也太長了吧)來歸還家森的中提琴兼給分手費給茶馬子,被茶馬子摑了一巴



大叔摑回家森洩憤 XDDD





小雀忍不住笑了 XD





茶馬子又一次選錯了對象,選的又是一個吊兒郎當的男人,和家森一樣,其實她從來都沒變(選對象方面





家森也很氣自己,為自己的吊兒郎當,為自己的所謂音樂夢想而失去了家人




忍不住要砸了自己的琴,茶馬子及時制止












茶馬子:(不要為了挽回我們而改變)你這樣就好




最後一次和兒子相處了,教他拉小提琴







每一秒都想哭,但望著兒子卻要溫柔地笑 >__<





然後可愛的父子倆一起合奏了《雅克弟兄(Frère Jacques)》,簡單的童謠








然後今集的演奏高潮場是家森獨奏了揚提爾森(Yann Tiersen)的《前夕(La Veillée)》



原曲節奏輕快,編曲豐富,像萬花筒



但家森的中提琴獨奏慢版卻拉得很悲傷



是和兒子別離的悲傷前夕







那個眼神⋯⋯又帥又悲傷 >__<




終於要和兒子分別了。這場是演技大爆發高潮場,瘋狂截圖 >__<




















背景音樂是家森拉的《前夕(La Veillée)》襯底,哭死我了 >__<



這樣掩住一邊臉的哭法,好像一邊不想讓同伴看見自己悲傷似的,另一邊將悲傷留給自己,哭得不住抖震






回到室內,看到大家把自己化成大眼裝








破涕為笑了




不好意思家森你也不能倖免呢




變成這樣 XDDD






大家都好暖 >__< 謝謝大家逗我家家森開心 >__<




回到日常,垃圾越堆越多了,還是沒人肯扔 XDDD




然後卷姐接到電話,原來她家因為堆滿垃圾被投訴了 XDDDD





原來卷姐本來就是不扔垃圾的!!!什麼人妻呀她是!!!《逃恥》裡的美栗好太多了!!!




然後卷姐和別府索性把輕井澤家的垃圾都搬去卷姐家了,反正卷姐家的鄰居都生氣了所以沒關係 XDDDD 什麼邏輯 XDDDD








這場有朱好可怕!!!這樣一瞄過去發現有朱在微笑著偷聽!好像恐怖片!!!










然後家森一連串的大悲大喜以後終於病倒了。小雀為家森煮粥,好賢淑 >__< 原來小雀也有靠譜的一面 >__< 家森也很意想不到呢~




家森從被子的一頭鑽進另一頭去吃粥,好可愛(笑)還誇小雀





然後家森讓小雀看他當年摔下樓梯的木乃衣照 XD




電話是SONY的(默默抄下,下次和他用情侶機









照片是隔壁病人拍的,是卷姐的丈夫!






原來家森有見過卷姐的丈夫!!!這裡進入懸疑劇情




講解K房碰到那天的原因










原來卷姐曾將丈夫推下樓!!!




這裡K房四人命中相遇的原因都全了。另外三人都是刻意跟蹤卷姐的—小雀是奉卷姐奶奶的命去查她的、別府是因為單戀卷姐而stalk她的、家森是去敲詐她的






卷姐這個人是關鍵!!!仍然很神秘!!!到底她有沒有殺自己丈夫呢?前兩集編劇幫她洗脫了嫌疑,今集又帶回來了!!!編劇大大好厲害!!!




另一邊廂別府和卷姐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禁擔心別府會不會被推下樓 >__<


但這場別府表白好精彩,對白有力量有節奏感,兩人的表情反應都好細膩
















和你在一起的時候
我的心中就會混雜著兩種情緒
快樂又悲傷
歡喜又寂寞
溫柔又冷漠
深愛又徒勞
愛到深處
就覺得徒勞
即使交談
或是觸摸
所及之處都空無一物
那我究竟是從什麼手裡搶走你才好呢



那兩隻手摸來摸去糾纏得像舌吻一樣


然後卷姐由開始的厭惡表情到最後眉宇間都變柔和了



這場太精彩了,以為今集只得家森那場高潮,原來還有好戲在後頭!看得好滿足





就這樣第一章完了。下星期繼續




最後送上揚提爾森(Yann Tiersen)的《前夕(La Veillé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