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5, 2005

[little story] 在下雨天,向女孩子搭訕。

好喜歡這個小故事。好窩心。

向女孩子搭訕,在下雨天。

男主角:捱雷仔(一"."一)
女主角:E <<<同捱雷仔一齊考Oral的女仔 日期:09/05/2005(大雨天) 捱雷仔今年考 AL,在考中化同英文時已經成日見到E ,(當然果時唔知佢叫 E )他對 E 有種特別的感覺。 『呢個女仔一定好鐘意睇書。』(好無聊的感覺) 但係膽小的佢根本無勇氣同 E講野,佢只係係每次考完試時走到 E 的身邊,扮傾電話,(傻仔引人注意的行為)日復日,到最後考完英文果日,捱雷仔都只係係度傾電話.......... 佢亦都曾經為呢件事撞個頭埋牆(小力果隻)之後諗通左,用比較積極的方法—係 mini 開 topic 尋人,希望有人知道E 係邊個,講比佢知。最後當然失敗左.....但係期間有位 mini 網友 lkjfdsiy的鼓勵和教路,不勝感激 。 日復日,到左考中化 oraL果日。捱雷仔抱住死就死下同吹水的心態去到試場,點知.................又比佢見返 E....O.O"佢Happy 的心情無語論比。他馬上盤算點樣行動。(終於醒覺,不再肴底)慢慢地,他將目光望了出滴滴o達o達的操場.......... 好唔好彩,雖然E 同捱雷仔同一個 Room 考,但係唔同時段,更加唔好話同 Group啦!無問題,捱雷仔依然用死就死同吹水的精神完成了考試。之後佢落左去試場大門口等E 。 .............一個鐘過左去............ 外面的雨依然好大,捱雷仔留意住試場的二樓,睇下E 落黎未。 期間他將自己把遮掉左(好貴ga~)又走去廁所羅水整濕自己,之後出返門口,一路看錶,一路擺出一個 (一"."一) 的樣望著下雨的天。佢想用咩橋識E 已經呼之欲出了.........................................................『扮無帶遮,叫個女仔遮埋佢』(50年代的橋) E 終於都落黎,原來佢係自己一個黎考的(岩晒)。上。點知E行得太快,係捱雷仔未及反應下已經過了他的位置。期間唔知點解E 掉轉頭望了他兩眼(睇傻仔的目光?)捱雷仔心諗『唔得!唔得!我唔可以放棄的』於是佢豁了出去,叫了兩聲『少姐!少姐.....』E停下,望住佢。就係果時,捱雷仔做了一件好無志氣的事................佢叫左 E 左手邊個麻甩佬遮佢.........(真係食X) 之後捱雷仔扮晒野,問個麻甩佬邊度坐車,期間捱雷仔後悔,想走返去搵 E ,但條麻甩佬鬼咁好人,係咁拉住佢去巴士站, 捱雷仔被拉了去橫街的一個巴士站,他呆呆地望住E 的方向, 飲恨,飲死自己為止。 奇蹟出現了,原來E 係 馬路的另一邊搭車,E 等車的地方得佢一個。(條馬路都幾闊下)

捱雷仔一直望住E,果時己經 8點幾,天好黑,雨好大,只餘下了幾枝不死的街燈在發出暗暗的黃光。雨水折射燈光,有如淡黃色的水晶燈。橫街變成了夢的緩衝區,他和她只隔著一條三線行車的馬路。

........................盈盈一水間,默默不得語............................

他心諗直轉,暗下決心,走出了巴士站,在大雨下步行至 E 所在的另一邊,他向E 裝出一個可憐的樣子,
問道『XX 巴士返唔到XXga?』她回應『可以的,XYZ都巴士都可以的。』<<<<<這就是他們的第一句話。
之後E 好好心地遮埋捱雷仔,捱雷仔也比左d 風度出黎,幫E羅遮,佢地兩個都無咩講野。就這樣,兩個人,一把傘。
片刻。
他鼓起勇氣,開口了:『其實我同妳................』
街燈照著兩人,燈光下他們的的影子彷似重疊在一起.....................


後記:
之後果d有關於佢地的個人資料都係唔講了。
而且故仔都係係最好果時完結好。唔駛問阿貴,捱雷仔最後當然無行啦!得左會鬼同你地係度吹水咩!但係他也証實了一件事,

『呢個女仔的確好鐘意睇書。』

『完』

2 comments:

winglui lo said...

其實文中和捱雷仔共用一傘果個麻甩佬係當日捱雷仔考中化 oral 的考官。

捱雷仔個中化 oral 成績得左個 A 。

之後,捱雷仔上左大學讀中文。係大學一年班,一次去屯門某中學幫d中學生做中化 oral練習時,捱雷仔竟然撞返果個麻甩佬。原來個麻甩佬係果間中學做老師....

之後,係今日,2014年,差不多隔了九年之後,我竟然係互聯網之前寫的文有人轉貼,其實呢篇本身係我的網上日記 。我真係覺得好巧合...

謝謝你鐘意睇我的文,可能事隔太耐你都已經忘記了睇過。

不過,我睇返呢篇文,真係好有一種..好年青的感覺(^____^)Y

WEnDy said...

Winglui lo:

oh so romantic! 估唔到咁多年之後作者來留言!我對呢篇文好印象深刻架,尤其是highlight左果段,我仲記得。謝謝你 :-)